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电动鱼雷 >

纳粹德国最后的西线抵抗:残酷并漫长的海峡群岛之战

归档日期:07-11       文本归类:电动鱼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可以从海峡群岛附近的海战中得出一个结论:真正军人敢于挑战强大的对手。”

  海峡群岛是德国人在二战中占领的唯一一处英国领土,收复它将会成为一个非常有利的政治宣传。然而,在完全控制诺曼底地区之后,盟军只是切断海峡群岛与大陆的联系,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这最终引发了这些岛附近海域的一系列激烈的小规模海战,并一直持续到1945年第三帝国的彻底覆灭。

  1944年6月,德国人在法国近海共部署了5艘驱逐舰、6艘鱼雷艇、38艘摩托鱼雷艇(Schnellboote,或者叫S艇),以及319艘扫雷艇和巡逻艇(包括大型的M艇,小型的摩托扫雷艇和武装驳船)。便于操作而又胜任各种任务的M艇是其中的中坚力量。M级艇标准排水量775t,航速17节,配备1门45倍身管的105mm炮,1门37mm炮和7门20mm炮。大部分海军史学家都认为它的设计非常成功,并适于不同用途:包括护航、反潜、防空和布雷。甚至有人认为,苏联海军曾以M艇为蓝本制造了一级小型驱逐舰。

  诺曼底登陆开始后的两周内,德国人集中手头的进攻性舰艇——驱逐舰、鱼雷艇和S艇,向盟军的运输船队发起一系列徒劳无功的攻势。18艘运输船被击沉或击伤,这对输向诺曼底的物资流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却提醒了盟军指挥部:德国海军仍然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6月8日,从布列斯特开往英吉利海峡的德国海军第8驱逐舰分队遭到盟军第10驱逐舰分队的拦截。在漫长而混乱的夜战中,盟军击沉Z-32和ZH-1(这是落在德国人手里的前荷兰驱逐舰HNLMS Gerhard Callenburgh——manman),并重创Z-24。6月14日夜间,英国皇家空军又光临勒哈费尔(Le Havre)港,几乎将德国人在诺曼底以东的水面兵力全数摧毁。在投弹量超过1200t的轰炸中,德军鱼雷艇“法尔克(Falke)”、“美洲虎(Jaguar)”、“摩威(Mowe)”以及14艘S艇和其他39艘小型舰艇被直接击沉,其余的舰艇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

  但圣马洛(St.Malo)湾仍然在德国人的控制下。从1940年起,由弗里茨 布瑞斯奥普特(Fritz, Breithaupt)指挥的第24扫雷艇分队(由M艇组成,舷号M-343、M-412、M-424、M-432、M-442、M-452、M-475)、由阿明 齐默尔曼拉(Armin Zimmermann)中尉指挥的第46扫雷艇分队(由武装驳船组成,舷号M-4600至M-4628)以及第2巡逻艇分队(由V艇组成,舷号V-201至V-216)一直在圣马洛湾活动,进行扫雷和护航,并且负责向海峡群岛的输送给养。盟军最高指挥部曾天真的认为,德国人会在诺曼底登陆开始后自动撤离海峡群岛。这当然是一厢情愿。只要天气允许,德国人的护航艇队就会在夜间往返穿梭于大陆和群岛之间为守岛的德军输送补给,并疏散岛上的建筑工人和政治犯。

  第10驱逐舰分队在取得6月8日的胜利后,开始将巡逻区域扩大到圣马洛湾,企图切断海峡群岛的交通线日晚,波兰驱逐舰“皮奥朗(Piorun)”和英国驱逐舰“阿善堤人(Ashanti)”从巴茨(Ile de Batz)岛方向驶入圣马洛湾,准备搜索德国人的驱逐舰和潜艇。这天晚上,风速20节的西南风使得圣马洛湾内的海面波浪起伏,能见度只有4000-6000码,而第24扫雷艇分队和一些V艇正护送着一支小型船队从圣马洛港出发,前往格恩西岛(Guernsey)的圣彼得(St.Peter)港。

  14日凌晨00:25时,“皮奥朗”的雷达操作员发现4个目标正以15节速度向北航行。00:37时,2艘驱逐舰逼近目标,并发射照明弹。在摇曳的炽光下,海面上显现出3艘大型扫雷艇的轮廓。他们立刻向领队的扫雷艇倾泻120mm的炮弹。受到攻击的扫雷艇编队则一边朝驱逐舰转向一边还击。据波兰人描述,“德国人回击非常猛烈,而且带有他们的一贯风格:准确。”1枚105mm炮弹击中“皮奥朗”的4号炮塔,炮塔下的储弹舱被诱爆,从而引发了一场火灾,造成4人受伤;接着,另外1枚炮弹又击中它尾部的20mm炮位,炸伤2人。00:48时,“皮奥朗”向扫雷艇齐射5枚鱼雷。M-343的船首被1枚鱼雷击中,严重受损,不得不立即停车。

  战斗中,2艘驱逐舰逐渐接近德军占据的泽西岛。00:57时,随着泽西岛西南角的“罗恩(roon)”炮台发出怒吼,210mm的照明弹在驱逐舰的上空缓缓落下。他们立即高速转向,以避开重炮的威胁。由于领航的“皮奥朗”在转向中将罗盘损坏,“阿善堤人”在01:13时接替领队的位置,引导前者向南航行。这时,在距他们南方和东北方2英里的海面上,先后出现4艘德军舰艇轮廓。01:32时,“皮奥朗”和“阿善堤人”逼近这些目标,并发起攻击。当距离1000码时,驱逐舰上的机枪也加入了战斗,而德国人回击的小口径炮弹则频频命中“皮奥朗”的后甲板。这次交火于01:55时结束,以德国人在烟幕的掩护下撤退而告终。然而不到5分钟后,“皮奥朗”的雷达屏上出现越来越多的反射信号。他们又开始进行第二次追击。在“阿善堤人”发射的照明弹(“皮奥朗”此时已经用光照明弹)的帮助下,他们发现4000码外的一队德军舰艇。双方互相炮击,3艘德军舰艇先后中弹起火。当照明弹耗尽后,“阿善堤人”和“皮奥朗”继续用雷达引导火炮向可能的目标射击。

  德国人一边还击一边向泽西岛方向撤退。01:55时,“罗恩”炮台再次向进入射程的驱逐舰开火。面对210mm火炮的威胁,几乎消耗完所有弹药“皮奥朗”和“阿善堤人”放弃追击,开始返航。驱逐舰甲板上堆积的弹壳暗示这次夜战的激烈程度:“皮奥朗”共射出679枚120mm炮弹,104枚102mm炮弹,1260枚40mm炮弹,以及100枚照明弹。这次交战也给泽西岛上的德国人留下深刻印象,“南岸的观察哨报告,在交战中双方发射的照明弹几乎将夜晚变成了白昼。”盟军声称共击沉3艘扫雷艇,并至少重创1艘扫雷艇。实际上德国人的损失并不大:除船首严重受损的M-343在0240时沉没外,只有M-412中度受损(4人受伤),而M-422、M-432、M-442 和M-452的损伤微不足道。

  这次交战引起盟军对圣马洛湾的注意。6月16日晚,加拿大第65鱼雷艇分队的指挥官,克帕屈格(J.H.R. Kirkpatrick)少校指挥MTB-726、MTB-745、MTB-727和MTB-748(均为D级鱼雷摩托艇,主要武器为1门57mm炮和4具鱼雷发射管)进入吉利海峡巡逻。当沿瑟堡海岸抵达越弗拉芒维尔(Flamanville)角时,雷达显示距他们以西面3000码处一支船队正向东南方行驶:这是德国人的2艘M艇、3艘武装驳船和2艘商船。鱼雷艇分队悄悄逼近护航船队。被船队发现后,加拿大人立即发起攻击。MTB-727和MTB-748先后在距德军编队1500码和1200码时射出4枚鱼雷,德国人则在照明弹的引导下开始猛烈还击。鱼雷艇在船队周围盘旋,并不时冲进去用57mm炮发起近距离攻击。护航船队开始撤退,最终消失在黑夜中。由于没有发生爆炸,克帕屈格相信发射的鱼雷全部失的。实际上,来自瑟堡基地M-133被1枚鱼雷重创。它先被拖到圣埃丽(St.Hélie),后来又被拖回到圣马洛港。

  16日当天晚上,海峡群岛上的居民也看见在瑟堡西岸出现阵阵闪光,就像4年前德国人出现在那里时一样。很明显,盟军占领瑟堡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到了6月19日,恶劣的天气迫使盟军暂时停止进攻瑟堡。季风在圣马洛湾内掀起巨浪,双方的水面舰艇和近海船都只能呆在港内。

  天气稍有好转,德国人又开始在群岛与大陆之间活动,盟军也随即展开拦截。6月22日晚,第65鱼雷艇分队(MTB-748,MTB-727,MTB-745,MTB-743)和英国第52鱼雷艇分队(4艘)分别向泽西岛方进发。不走运的第52鱼雷艇分队很快就德国人发现,并被驱走。但在圣埃丽港附近,加拿大人与由1艘S艇、1艘M艇、2艘武装拖船和“九头蛇(Hydra)”号商船组成的护航船队遭遇。鱼雷艇距船队4000码时进入攻击航线。德国人几乎在同时就发射了照明弹,并立即开火。MTB-745的引擎舱被击中。在恢复动力之前,它不得不冒着危险漂浮在海面上,直到MTB-748为它放出烟幕掩护。其余的鱼雷艇仍然不顾一切继续进攻。“九头蛇”被炮弹击中,甲板燃起大火。这次战斗以“九头蛇”的沉没宣告结束。而MTB-745在修理好引擎后也以6节航速回到基地。

  6月26日夜间,第52鱼雷艇分队再次驶向泽西岛。在低能见度的掩护下,英国人接近第46扫雷艇分队护航的船队,在400码的距离开火,然后将船队包围并发射鱼雷。不走运的M-4620被1枚鱼雷击沉。尽管德国人还击十分猛烈,但是第52鱼雷艇分队只有1亡2伤。

  上述一系列交战表明:M艇可以对抗驱逐舰,但是要冒很大的风险;而小型的武装驳船似乎完全不适于作战。但在M-4620的沉没后不久发生的另一次战斗却显示,在夜战中面对这些小型舰艇的驱逐舰也并不是全无危险。

  6月28日晚,英国驱逐舰“爱斯基摩(Eskimo)”和“休伦(Huron)”企图拦截一支德军编队。“爱斯基摩”和“休顿”的对手是V213、V203和M-4611——无论是它们的速度和火力都远不如M艇。M-4611首先被驱逐舰击中,并燃起大火。同M-4611脱离接触后,驱逐舰开始对付剩下的2只巡逻艇。此时,V213已释放出烟幕掩护。当“爱斯基摩”驶进浓厚的烟幕时,V213——它的武器只有1门88mm炮——抢先开火。1枚88mm炮弹将“爱斯基摩”的1号锅炉舱摧毁,另1枚37mm炮弹又穿透它的3号锅炉舱,击中主蒸汽锅炉。体积10倍于V213的“爱斯基摩”当即失去操纵,只能以6节航速在海面上兜圈。英国人被迫返航。而成功的摆脱追捕的V213则安然返回圣埃丽港。

  然而其他的V艇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7月3日晚,第65鱼雷艇分队的MTB-748、MTB-743、MTB-735和MTB-736到达绍泽(Chausey)岛以北的海面,将引擎熄火并关掉航行灯,静静的等待猎物出现。一支从圣埃丽港驶出的护航船队成为这次伏击的牺牲品。这支船队以V-210为先导,由V-209、M-4622和V-208殿后,正护送满载468名苏联劳工和平民的码头拖轮“牛头怪(Minotaure)”号前往圣马洛港。7月4日0132时,当德国人距马洛港只有8英里时,鱼雷艇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在咆哮的引擎声中,4只鱼雷艇分别扑向船队的首尾,射出致命的鱼雷,接着用火炮拦截企图逃跑的巡逻艇。V-210被1枚鱼雷直接命中引擎舱,立刻折成两段沉没。“牛头怪”的船首和尾舵先后被2枚鱼雷击中,但它没有下沉——这对那些挤在甲板上的人们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不走运V-209也步V-210的后尘,被1枚鱼雷送入海底。V-209和M-4622则摆脱炮火的拦截成功逃脱。这次交战只持续不到4分钟,2只V艇的沉没带走了约20名德国水兵,但是其余45人都被获救。相比之下,加拿大人的损失相对较小:MTB-748的艇首被击穿,5人受伤;MTB-743只受到轻微损伤,1人受伤。

  7月7日晚,“休伦”和“鞑靼人(Tartar,绰号‘Lucky Tartar’——manman)”也开始加入巡逻。由第46扫雷艇分队护航的一支船队成为他们的猎物。M-4605和M-4601当即被击沉,其余的扫雷艇立刻逃回港口。近岸的浅水区和岸炮迫使英国人放弃追击。接下来的几周,糟糕的天气又迫使双方的小型舰艇呆在港内躲避风浪。圣马洛湾暂时出现了平静。自D日以来的四个星期内,海峡群岛的德国人在一系列的冲突中共损失2艘M艇、6艘武装驳船和1艘运输船。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只有圣彼得港的V-209在7月24日晚的空袭中击沉。

  同海面相比,德国人在大陆的处境却越来越糟。继6月27占领瑟堡后,美国人于7月25日又在圣洛(St.Lo)取得突破,结束了科唐坦半岛的僵局。美军第4和第6装甲师进一步逼近布列塔尼半岛。8月4日,盟军对圣马洛港发起空袭,M-424被击毁,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8月6日晚,面对攻入圣马洛城的美军,停留在码头的第24扫雷艇分队的M-412、M-432、M-442和M-452立即起锚向泽西岛撤退。2艘驱逐舰和众多鱼雷艇组成编队企图拦截这4艘M艇。海峡群岛上的军民都听见海面上传来的激烈交火声。但M艇还是摆脱盟军的阻拦撤回到圣埃丽港。早先受损的V-215和M-133则由于无法出海被凿沉在港内。德国人直到8月17日才放弃港口。这期间,他们甚至将海峡群岛的反坦克炮运到港口加强防御。在撤退前,他们还疏散了几百名伤员。

  盟军切断海峡群岛与大陆的交通线之后,开始进一步合围海峡群岛。由于诺曼底以西和布列塔尼半岛都是美国人的战区,这个任务理所当然也交给了美国海军。从8月2日起,在瑟堡附近的护航驱逐舰、第30巡逻鱼雷艇中队(舷号PT450-461)和第34巡逻鱼雷艇中队(舷号PT498-509)开始每晚在海峡群岛周围的水域巡逻。作为英国皇家海军的联络官,彼德 斯科特(Peter Scott)少校也参加了美国人的巡逻,“按程序,我们会在下午4点在瑟堡汇合,制定巡逻路线点分头出发。第二天黎明时返回瑟堡,吃一顿不算早的早餐,然后准备下一次巡逻。”

  8月8日夜间,美国人的护航驱逐舰“马里奥(Maloy)”和PT-500、PT-503、PT-507、PT-508、PT-509抵达泽西岛以西的水域。9日凌晨0530时,“马里奥”的雷达捕捉到圣埃丽港附近的反射信号——这是第46扫雷艇的6只武装驳船。在迷雾的掩护下,护航驱逐舰和鱼雷艇悄然向德国人逼近。2艘鱼雷艇在雷达的引导下发射了鱼雷,但均告失的。“马里奥”又指挥PT-508和PT-509高速抵近德国人。他们在400码的距离上分别射出2枚鱼雷,失的后便围绕起德国人用火炮攻击。然而,不幸的PT-509在迷雾中转向时驶入了德国人的编队。在88mm炮的猛烈轰击下,PT-509慌不择路,冲向1只武装驳船。德国水兵立即报之以各种轻武器。子弹和手榴弹像冰雹一样砸向它。试图撤退的PT-509被重创沉没,只有1名重伤的水兵被德国人救起。这期间,搜索失踪的PT-509的另2艘鱼雷艇——PT-503和PT-507,在圣埃丽港的系泊水域与德国人1艘M艇遭遇并被击退,损失2人。

  8月11日,在泽西岛西南沿岸,由护航驱逐舰“博鲁姆(Borum)”指挥的PT-500和PT-502与2艘驶离考尔比(La Corbière)港的第24扫雷艇分队的M艇遭遇。美国人的鱼雷艇抢先发攻击,但射出的2组鱼雷均告失的。M艇则用火炮赶走了鱼雷艇,并造成4名美国水兵受伤。

  8月13日晚,由“博鲁姆”、PT-505、PT-498和英国驱逐舰“突击(Onslaught)”、“索马利兹(Saumurez)”以及2艘英国鱼雷艇组成的巡逻队与从圣彼得港出发的德国人的护航船队遭遇,后者由第24扫雷艇的M-412、M-432、M-442、M-452和1艘运输船组成。M艇同驱逐舰在远距离展开炮战,双方都只受到轻微损伤。接着,“博鲁姆”指挥PT-505和PT-498向护航船队发起鱼雷攻击。在鱼雷艇距船队5000码时,德国人就发现了他们,并发射照明弹。然而他们一直冲到1500码处才射出2枚鱼雷,接着便立即回转。在转向中,PT-505还谨慎的释放出烟幕。当然,2枚鱼雷都没有命中目标,但鱼雷艇也毫发无损的撤出了攻击。

  8月19日黎明前,盟军再次与由第24扫雷艇护航的船队遭遇。交战中,M-432被盟军重创。按历史学家菲利普 里萨绰(Philip LeSauteur)的描述,由于遭到拦截,“德国人无法抵达格罗斯尼兹(Grosnez,位于泽西岛东北处),于是便驶入圣奥宾(St. Aubin)湾,寻求岸炮的火力支援。……,有2艘M艇并排缚在一起,被一艘驳船拖进港口,这说明其中1艘M艇已经无法控制尾舵。它们接近码头时浓烟滚滚,可能还发生了火灾。”

  这次交火后,圣马洛湾又获得暂时的平静。随着布列塔尼半岛被占领,海峡群岛同大陆的交通线扫雷艇分队出海的次数骤然下降,美国人也终止了进攻性的巡逻。虽然海峡群岛上的德国人的补给日渐不足,但是1945年到来时,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抵抗。这成为那些发往柏林的令人沮丧的局势简报上的一个亮点。1945年2月,希特勒任命弗里德里希 霍夫曼(Friedrich Hufrmeier,前战列巡洋舰“沙恩霍特斯”的舰长,一个狂热的纳粹党员)为海峡群岛要塞的指挥官。在战争的最后几个月里,希特勒似乎更喜欢任用海军军官。在他看来,“许多要塞都没能坚守到最后,但是海军没有一个水兵不是战斗到战舰沉没后才放弃抵抗。”

  尽管欧洲战争的重心早已远离诺曼底地区,但是霍夫曼不想在这场战争中置身事外。因此,他面临的最大问题不仅仅是补给匮乏,还有M艇所需的燃料——煤——的短缺。而盟军的运煤船队恰巧要经过圣马洛湾抵达格兰佛(Granville)。在1944年至1945年的冬季,这些煤将从格兰佛的港口由铁路运往巴黎,为法国首都提供取暖的燃料。陆续从大陆逃到泽西岛上的德军战俘也向霍夫曼证实了这一情报。对德国人而言,袭击运煤船队不仅能打击盟军,还能改善自己的境遇。

  德国人最初定于1945年2月6日晚对格兰佛的第一次偷袭,由于恶劣的天气和美国人严密的巡逻而被迫取消。但这次出师不利并没有让霍夫曼灰心。1945年3月8日晚,由M-412、M-432、M-442、M-452以及1只拖船、3只摩托炮艇、3只汽艇和2只武装驳船组成的小型舰队,在中尉摩尔(Carl-Friedrich Mohr,他在几周前成为死于飞机失事的布瑞斯奥普特的继任者)的指挥下从圣埃丽港出发,再次驶向格兰佛。

  当晚,美国人的猎潜艇PC-564(排水量463 t,装备1门115mm炮,11门40mm炮,2门20mm火炮,标准航速19节)在珀西 桑德尔(Percy Sandel)中尉的指挥下在格兰佛港口外执行巡逻。2244时,海岸雷达哨向桑德尔通报在绍泽岛与泽西岛之间有3个不明反射信号。他立刻指挥猎潜艇向西航行,打算在绍泽岛附近拦截这些可疑的目标。2359时,在距海岸雷达报告的接触点西北10200码处,PC-564的雷达捕捉到一群向南快速移动的反射信号。美国人向目标靠近,在3800码时射出3枚照明弹。黑暗中显现出2艘小型舰艇的轮廓。桑德尔于是下令继续发射照明弹进一步确定形势,并指挥猎潜艇向右转向,准备从侧面接敌。PC-564一面转向一面向德国人开火,但是它的115mm炮只射出一枚炮弹便卡住了炮闩。德国人立即在火力上占据上风。据桑德尔回忆,“在开始转向后几秒钟后,前甲板上的操舵室就被大口径炮弹击中,里面的人几乎无一幸免。”

  当PC-564左舷的20mm炮和船尾的40mm炮开火时,立即招来更猛烈的还击。2枚炮弹分别击中桅杆和船尾,炮手非死即伤。此时,来自德国人照明弹已将PC-564完全笼罩,使它无处可遁。桑德尔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这时,德国人的火力越来越密,而我们所有的火炮都无法使用,船上一片恐慌。我能做唯一决定就是下令弃船。”但是当PC-564停车准备弃船时,桑德尔又改变主意,“德国人的火力开始变得稀疏,而放下救生艇也并不容易,所以我决定尽全力拯救它。”但在船尾的14名水兵并没有听到这个命令,他们解下一只救生艇弃船而去。

  不走运的PC-564又发动起引擎。在德国人照明弹的追逐下,惊恐的美国人以为自己仍被追击,直向彼得-海尔宾(la Pierre de Herpin)灯塔方向逃去。9日凌晨0130时,桑德尔指挥PC-564抢滩,所有船员都被获救。这次交火中,PC-564先后共被击中4次,造成14人阵亡,11人受伤。14名逃生的美国水兵则被德国人救起,作为战俘度过了战争结束前的最后几个月。

  PC-564并没有吸引德国人太多的注意。摩尔的舰队赶走PC-564后继续向格兰佛港逼近。而早先来自海岸雷达哨的警告,以及不远处海面上交战的火光,没有引起港内的守军的重视。9日凌晨0100时,德国人的舰队抵达港口中。在M艇的火力掩护下,90名德军搭乘橡皮艇冲上码头。他们杀死2名美国水兵和6名英国水兵,将码头设施摧毁,并解救了67名德军战俘。6名还穿着睡衣的美国大兵也成为他们的俘虏。一切都非常顺利,除了M-412——它不小心驶入外港的一处浅水区搁浅。2小时以后,摩尔下令撤退,港内的1只满载112t原煤的运输船被德国人拖走,其余的均被炸沉。此时潮水开始上涨,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再拯救M-412,在撤走船员后,它也被炸沉。

  受到这次胜利的鼓舞,科唐坦半岛的美军成为霍夫曼的下一个目标。德国人打算摧毁瑟堡附近的一座铁路桥,它处于科唐坦半岛重要的铁路交通线日晚,经过长时间准备的德国人开始行动。1小队陆军士兵成功在瑟堡港口附近登陆,但他们很快就被美军发现,除1人逃回泽西岛外,其余均被击毙或俘虏。这次行动也成为海峡群岛的德军最后一次出击。

  在诺曼底登陆开后的11个月里,倔强的德国海军频繁在圣马洛湾中挑战强大的对手。相对先进的盟军驱逐舰和火力强大的鱼雷艇并没能在冲突中占据上风,它们不止一次被老式的M艇和武装驳船痛击得头破血流。

  1945年5月8日,随着柏林的正式投降,英国人向海峡岛的德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立即投降。面对最后的失败,这些德国人仍然桀骜不驯。当英国海军的驱逐舰“斗牛犬”驶近格恩西岛的港口打算接受德国人的投降时,齐默尔曼拉乘第46扫雷艇支队的一支快艇驶出港口,挡住了他们。

  斯诺(Alfred E. Snow)准将声称他希望德军“立即”投降,齐默尔曼拉中尉则回答说此事必须先向最高指挥官霍夫曼请示。齐默尔曼拉接着还声明:“我被授权告知阁下,您和您的驱逐舰必须‘立即’远离海岸。否则,霍夫曼将军将把这视为违背约定和挑衅行为。”这时候,将炮口对准“斗牛犬”的150mm的海岸炮无疑也加重了这番自大的声明的分量。

  第二天,德国人向在港口外的焦躁不安等待着的英国人正式投降。当然,这些倔强的德国人决不会认为他们是被击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modesphera.com/diandongyulei/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