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ds视讯 > 点防御 >

如何应对自身防御系统很强的个案

归档日期:08-03       文本归类:点防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长期从事计算机组装,维护,网络组建及管理。对计算机硬件、操作系统安装、典型网络设备具有详细认知。

  怎么从关注本我的经典精神分析转到关注自我的防御机制呢?老佛洛依德,早期的地形学说,对整个精神系统提出的精神学的模型:意识,前意识,无意识。早期的地形学说的核心和精髓描述了意识与无意识心理功能之间的冲突和碰撞,这是地形学的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正是因为佛洛依德和布罗伊尔发现了人内心深处有意识不到的渴念,在意识层面不允许出来,才非常有智慧的建立了地形学说,把无法让意识层面接受的渴念归入了无意识状态,无意识的冲突主要是本我的冲动。为容纳本我冲动而建立的防御,反能量堤坝,就是自我防御。

  经典精神分析为什么能治疗成功?治疗成功的原理在哪里?在于病人通过精神分析师指导下的自由联想的基本原则,暂时的把防御性的操作和防御机制闲置起来。自由联想的基本原理是悬置无意识冲动,通过自由联想被悬置获得表达。表达被佛洛依德和布罗伊尔命名为宣泄疗法。所以,我们认为的宣泄,精神分析的宣泄实际是语言的表达,自由联想的基本原则是让你在放松的状态下,在脑子里对你出现的观念、想法不加批判的表达出来。实际是用一种方法来悬置防御机制,让无意识的冲动抓住机会表达出来。很关注本我的表达。经典精神分析认为神经症为什么会得病,是由于无意识的冲动不能表达和满足。

  佛洛依德在晚年,后十年,修改了地形学说,他引入了结构模型。他描述了更为复杂的心理世界,描述成为三个部:本我、自我、超我。他认为人的整个精神活动就是这三个部分的冲突和斗争形成的。按照这个结构模型,神经症就应该理解为是敌对的三个部分在无意识层面斗争做出的妥协形式。神经症的根本机制就是本我、自我、超我在无意识层面做斗争,不得不做的妥协。在神经症的发病中,本我是冲动,仍然是满足幼儿渴望的冲动、渴念、情欲上的。超我是奋力阻止被道德禁止的满足,超我通过良心和自我来阻止本我违反道德的满足,本我和超我是对立的。

  自我的功能就是在超我和本我间,以及和外部世界的要求间,调停斡旋,自我很累,要照顾本我的冲动,同时还要照顾超我的惩罚,还要照顾社会自然。在这个调停的过程中,自我表现出对本我的同情,如果不对自我表现出同情,自我怎么同情的呢?自我发展出了应对策略就是防御机制,容许本我的冲动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本我的本能冲动。怎么才能达到一定程度上的满足呢?这个是由复杂而聪明的防御系统引导的。既不破坏本我,又不破坏超我和环境。防御机制系统是自我的一个功能。

  自我怎么通过防御系统让本能的冲动满足的呢?自我给本能的冲动做一个伪装,自我通过防御机制伪装了本我冲动的外表,把本我冲动的伪装,防止社会的责难,也能维持本我冲动的满足,和谨慎的调控,自我是通过伪装来满足本我冲动。自我的防御机制有时有点过,有人说他从不近女色,这个人给人感觉假,自我的防御机制过了。但是本能的冲动赤裸裸的表达也不行,过了就是神经症。人类社会的很多文明都是自我的一个伪装,男女想接触,如果赤裸裸的接触社会文明不允许,自我通过智慧的防御机制伪装,如跳舞,通过这样一个伪装,本能的内心冲动,变成了一个合理合法的行为,让文明社会接受。所以,这全是自我的功能。

  自我就是通过这样的防御功能来对待良心冲动和社会要求,也推动了社会文明的发展。我们说对于神经症的病人来说,那些禁止的本能冲动和防御达成了妥协,导致了神经症的症状。这种妥协实际是本能的冲动产生的,神经症通过过度防御达成妥协,形成了一个症状但是也过分压抑了本能的冲动,或过分压抑了积极向上的内心的力量,工作和竞争方面的力量。这些人在积极向上方面显得无能。我们很多冲动和渴望实际来自幼年,如渴望和母亲亲近等,这些幼年的渴念必须要被禁止,随着年龄的长大,是社会道德规范不允许的,即使通过自我的伪装形式,个体也不得不付出代价,不能充分满足,这个时候通过伪装,伪装是一个替代的满足,他付出了代价,就是对本能的冲动和愿望的压抑,积极的攻击力量的压抑,自我在处理对本能的惩罚的时候是非常积极的,要满足超我的要求。自我的防御机制最终达成了本我、自我、超我的妥协。只要他达成妥协就是神经症。精神分析认为,所有的人都是神经症式的,只是程度不同,这是由地形理论转移到结构理论对神经症发病机制的理解和解释上的变换。

  我们说到佛洛依德的好几个孩子,只有这个爱女,安娜·佛洛依德做了精神分析学家,安娜·佛洛依德是儿童精神分析师。传统精神分析认为儿童不能分析。她是深入探索自我的关键人物,也是自我心理学的奠基人。

  安娜·佛洛依德深入思考了心理结构模型,她发现了父亲提出的模型中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技术性的问题。

  我们知道,经典精神分析认为:神经症的发病机制是无意识的冲动渴念和情欲和意识层面的冲突。经典精神分析治疗的原则就是让无意识的冲动意识化。但是后来结构理论的发现,最后修改了神经症的防御机制,神经症的防御机制原来认为神经症的主要战场是在无意识和意识的冲突,后来认为心理冲突的主要战场是在本我、自我、超我之间。每种成分都在无意识中承担着自己的功能,神经症病人在精神生活的无意识方面,就可以通过治疗过程揭露出来,我们就需要重新考虑治疗过程,通过地形学说,只把本我的冲动获得满足,为本我的冲动获得满足,或寻求表达,神经症就好了。

  但是在分析中为什么我们还要让自我和超我,就是冲突的另两个参与者到意识层面呢?自我和超我为治疗神经症起到了什么作用呢?老佛洛依德没有考虑到的一个漏洞,自我和超我的无意识成分进入意识为治疗神经症起到什么作用?我们认为传统精神分析认为只有本我的无意识成分进入意识层面,神经症就好了。自我和超我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病人的自我,因为有部分在意识层面,或许能听从分析师的指导进行自由联想。意识对无意识的阻抗,来报告所有进入脑海中的事情。自我也包含了非常复杂的无意识的防御结构,他们是为了满足神经症的妥协的需要发展起来的。他是持续将压抑的无意识冲动进入意识,本我的冲动非常喜欢甚至充满热情的喜欢释放的机会。非常渴望在分析治疗的时间里被意识层面觉察,平时被防御机制压抑无意识中,自我功能的防御机制是不是想急迫的进入意识层面呢?他什么也得不到啊,他本身就是被自我发展出来的秘密的防御功能。就象潜伏中的间谍一样,很多时候在病人的心理活动中,这种无意识的自我防御功能是不显眼的。病人或正常人,已经对他视而不见了。很多时候防御机制是自我和谐的,甚至自我防御机制已深入到人格的结构之中。经常作为人格的核心特征来行使功能,也没有必要把防御机制意识化。

  我们举个例子:防御机制中有非常著名的防御机制,反向形成。主要是自我通过把不能接受的敌意转化成相反的,让他能接受,或是自己不能接受,或是外界不能接受,他就会转化成相反的方面。

  很常见的就是,当我们刚开始觉察到自己会爱恋一个异性的时候,第一次喜欢一个异性的时候,你在内心中是很喜欢他的。但是,你会发现当你和你喜欢的一个异性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或是在大庭广众下面对他的时候,你会对他表现冷嘲热讽、不屑一顾,很多年轻人就会。因为对他喜欢的异性很冷淡,这个异性就远离他,他感到后悔,其实他内心喜欢,但是在他面前,或别人面前贬低他。我们把这个行为背后的心理活动、防御机制叫做反向形成。

  为什么内心喜欢,行为表现不喜欢呢?因为当我们一开始喜欢一个异性的时候,内心是一个本我的冲动。但是这个冲动是不可告人的,会引起你内心的紧张和焦虑。这个时候,你为了减轻内心承受不了的焦虑和紧张,你会表现出不喜欢他的样子。你的焦虑就会降低。你应对的和你内心真正想要的是相反。

  我们经常会看到,有人很喜欢当官,但是当机会来的时候他说不想。很多时候,一个愤怒的人,会变的过度和蔼可亲,表现出令人窒息的友好。这样的人在团体里,会被很多人,被看做团体的顶梁柱。其实外表过分友好的热情,其实是防御内心中的愤怒和敌意。这个过程是在无意识层面,他不知道,他对周围世界的恨和愤怒有时也是不觉察的。他对周围过分的和蔼,有时他也不能觉察。

  我们是不是要去斯下他的面具?该不该让他的反向形成意识化呢?有时你告诉他,你的这种好心实际是假的,是你内心对别人敌意愤怒的精巧的掩盖。这个时候你让他的自我的防御表现出来了。这种做法是不是影响到他的生活:野蛮分析。有时他的分析是对的,但是有时让人无地自容,美其名曰是让本我释放。这种分析你不能帮助他建立新的防御机制,这种分析是没必要的,很多人是需要伪装活下去,我们不能不意识到。有时,精神分析太快,让人体无完肤,让他赤裸裸的在自己面前,他无法承受。很多时候,我们发现,要想让一个人在内心的各个敌对成分之间维持和平,自我承担了一个令人猥琐的任务,他只有秘密的在无意识层面工作才有效。精神分析师的兴趣如果总是把无意识的意识化,对于本我的冲动,对于无意识的冲动,精神分析师是非常受本我的欢迎的,是本我冲动的解放军。

  精神分析师,确实是被自我围困的敌人,是自我的无意识防御的敌人,自我的无意识防御功能不喜欢精神分析师。真正的阻抗来源于自我的功能,自我他一边要协调本我和超我,同时又要在无意识层面照顾到本我、自我、超我的表现。如果精神分析师,仍然把三个结构中的活动想象为一个战役的话。他就不应该从战壕中营救任务,不能再从敌人的战壕中解救几个俘虏。精神分析被文明对抗,精神分析更多的是撕掉文明的假面具,但是越是受到对抗的东西,生命力越强。所以,能够感受到精神分析的人,或是经历了精神分析的人才是超强的人,才是内心有很强力量的人。如果一个人不想成为自由的人,与其进行精神分析,还不如戴着假面具生活。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精神分析,绝大部分的人是不需要精神分析的,他们很多时候是需要面具去生活的。但是如果你想超越生命的意义,只有精神分析这个工具才能帮助你。其实精神分析不单是让你看清楚,你只有看清楚了,反而有心理负担了。不学心理学挺好的,是在低层面的,挺好。不经历挫折的时候,挺好。但是我们不能保证不经历创伤,当时精神分析让你看清楚后,还要发展处更灵活的应对。看明白迷宫的走向才能不碰壁。

  精神分析这个东西首先让你理解,这个时候你会觉得靠幻想得到的暂时的快乐可能会消失,但是你得到了规律,你就能最大程度的满足自我的需要。那时候才是真正的比较高尚的自由的人。

  如,反向形成,你内心愤怒很强烈,你外部的友好也很强烈,你可能在团队中得到好评,但是你内心是不平静的,你内心是不快乐的。当你通过精神分析,彻底理解了反向形成的防御机制,你能够接受你内心的敌意,用适当的方式满足宣泄掉,你外表就不用过分的讨好别人,你也就不用那么累了。

  我们从这方面看,一个母亲为什么对孩子过分的好?如果一个过分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你对他过分的好,就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你控制他,你管他吃住,不让他洗衣,做任何事情,只让他学习,你关心他,他出去玩。背后是什么反向形成?你关心他,不让他和异性来往,你看到你女儿和异性一起,就去阻止她。这种过分的爱的背后是什么情绪的反向形成?你这样做实际是对女儿的愤怒和攻击。

  母亲不会接受,母亲不愿意把无意识层面的防御机制提到意识层面,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我们身边太多的防御机制,本来你喜欢一个人,但是你不敢承认,你和他互动的时候,总是找茬,总是给他出难题。

  反向形成的防御机制:当你承认你喜欢的时候,你内心是内疚恐惧的,所以你反向去找他的麻烦。

  反向形成的防御是自我应对内心的内疚和恐惧的。本来内心是喜欢,最后关系破裂。如果我们经过精神分析觉察到,然后修通这些不能接受的东西。你就能光明正大的爱你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最高尚的人类的目标。

  但是我们多少人能达到这个目标呢?多少人又知道这个方向呢?只能纠缠在内疚、抱怨、非常低级的看似非常琐碎的东西里,就象我们一个人被泥潭、沼泽陷住一样。我们每个人都该更多理解无意识层面的防御,增加自知之明。一个人越有自知之明对生活的理解越透彻,越能很好的应对生活,他也就是快乐的,这就是精神分析要完成的任务。

  老佛洛依德受催眠术的启发,发现了自由联想,同时也抛弃了催眠,他了解到催眠只能暂时的麻痹防御,这个时候无意识层面的秘密就能出来。但是一旦催眠结束,防御机制又开始工作,无意识的冲动的渴念又被压抑。防御需要直接的有意识的参与工作,参与治疗,而且被解释,最终被拆解掉。

  安娜·佛洛依德是对自我的探索,经典精神分析拆解的目的是释放。安娜·佛洛依德关注更多的是自我,要想探索自我必须要去了解防御机制,在症状中的防御机制起什么作用,防御机制不单是症状表现的根源,很多时候是弥散在性格中的性格类型。如果无意识的防御机制的防御过程没有被公开,就会影响治疗效果,如果只是本我的渴念意识化,就想冷战中仅仅营救了少数的市民,而没有解救,柏林墙依然存在。对于另一些接近柏林墙的人的命运没有改变和影响,必须要赢得看守柏林墙的人,最终拆除柏林墙。这是自我心理学。

  自我心理学要比经典精神分析更高明的地方,精神分析已经完全不是佛洛依德的经典精神分析了,但是也离不开他的精神分析,从传统精神分析本我的研究转移到了自我的性格性防御很复杂的研究上。这就导致了角色和焦点的变换,这就是需要重新定义精神分析师在治疗中的角色和焦点。自由联想被视为开始不得已的折中行为,而不是想精神分析那样天天做自由联想。其实,我们在临床中发现,很多病人特别是理智化的病人很难,因为经典精神分析的对病人的要求不同,挑人格结构整合性非常好的病人。

  当自我心理学把服务范围扩大后,自由联想的技术就不灵光了。早期只要病人合作,把自我态度和意识对抗悬置,无意识的防御模式,以及无意识的超我态度总会在病人的意识中运作,只要病人是合作的,把自我态度和对抗悬置,无意识的超我态度就会在病人的意识控制之外起作用。

  安娜·佛洛依德修正角色的时候有段话:“分析师的责任就是把无意识带入意识层面,对三个结构中的无意识成分给予同等的待遇。”当开始启蒙意识的时候,他的立场与本我、自我、超我都是等距离的,这就是安娜·佛洛依德在自我心理学中提出的中立的概念。所以我们说在防御机制方面,精神分析不是要一直等到病人自由联想受到阻抗后才去解释本我的内容。经典精神分析很重要的治疗技术就是解释阻抗和移情,实际就是解释潜在的本我的冲动为什么会被意识阻抗掉。做心理学不单是这样,还需要更主动的辨别联想内容中,与之妥协的,并让他歪曲的精巧的防御机制是什么?要把阻抗中的防御机制提取出来,让来访者意识到,不仅仅要把本我的冲动意识化,还要把自我的无意识的冲动意识化。自我心理学的焦点需要从追求本我的冲动意识化,转移到无意识的防御机制。

  当明显有什么东西被错过的时候,我们只有过后才能往回推,才能意识到。通过分析我们才知道你是在使用防御机制,这是符合精神分析的考古特点。

  情感隔离是非常常见的防御机制。什么是情感隔离呢?大家有时可以觉察一下自己,很多时候,你和一个人谈话的时候,他在谈自己的故事,应该是很有感情的,但是你感觉不到,象在说别人的故事。冲突的情感,冲突越尖锐,情感越强烈。冲突的想法被允许进入意识层面,但是和他相关的感受被隔离掉了。

  今天有个病人,说他经历很多的创伤和痛苦,听起来象在说别人,冲突的想法被自我允许进入意识层面,但是伴随着痛苦的情感被隔离掉了。这些想法被相应的感受隔离是很常见的现象。如,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来访者,他非常热烈的谈性方面的故事,但是他好像是在置身事外,这就是明显的隔离。有时他用投射的防御机制,这样的人否认愤怒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不愤怒。但是他时刻对周围人的脾气非常敏感。只要别人稍微一动气,他首先感到受伤害,别人稍微有点激动,他就说你愤怒了,发脾气了。其实是自身的愤怒和敌意投射到别人身上。这样的人不能接受自己的愤怒,他把不能接受的愤怒投射到别人身上,他无意识的防御影响本能的压力,强有力的塑造了言语。自由联想在这样的防御机制病人身上会出现的情况,防御机制理论成了指导手册,列举了多种无意识的防御,留心无意识的防御机制怎么操纵病人,表现出的信号是什么。

  9、经典精神分析没有帮助增强自我的力量,自我心理学的功劳是增强自我的力量

  安娜·佛洛依德把正确的分析态度定义为中立,从而将分析的关注点从本我重新定位本我、自我、超我中立的态度,重新定位本我、自我、超我三者之间公平的摆动。临床的报告里非常充分的证实了安娜理论的价值。

  恩斯特,在1940年移居美国,他呈现了一个青年人用自我心理学的分析报告。这个报告中病人,之前做过经典的精神分析的治疗。在经典精神分析治疗中精神分析师主要给他解释的是揭露本我,让他固着在无意识的幼儿的愿望得到改善。但是,虽然他的本我的无意识的幼儿的愿望的冲动得到了改善和满足,但是并没有改善他职业生涯的无力感。我们知道,职业生涯中的无力和退缩是自我的功能,本我没有帮助自我的力量,经典精神分析帮助本我改善幼儿愿望的表达,并没有帮助这个病人自我的力量的增强,在职业生涯中仍然是无力的和退缩的。增强自我的力量,让病人在社会活动和职业生涯中积极,有力量,这是自我心理学的功劳。

本文链接:http://modesphera.com/dianfangyu/308.html